瑞典定向迷思?

即使不是活躍定向人要討論瑞典的閒餘活動,無可避免會談到「定向」。海外的定向人就自然覺得瑞典是定向大國了,但是從瑞典的角度又怎樣呢?

定向在瑞典已經超過一百年歷史 (與挪威同為最早出現定向運動的國家之一)。但今日有關瑞典的討論,通常都是與其國際品牌和大公司有關 (IKEA、Volvo 等),涉及運動的新聞也離不開足球、冰球和越野滑雪 (以及例如游泳運動員 Sarah Sjöström 等如日中天的運動員和隊伍)。定向也只是偶爾冒一下 (例如突然出現一則與 Tove Alexandersson 有關的新聞),或是言談間來一句「啊! 我玩過!」之類。

不是活躍定向人的瑞典人 (普通人?) 是怎樣看定向的呢? 其實不少瑞典人都會知道定向是甚麼,除了文化因素外,原來在學校是會教和玩定向的,我遇過有些人曾表示他們在學校玩定向又不怎學懂,那長大後當然沒繼續玩了。還有些人,聽到定向會聯想起另一種導航活動 — geocaching (不知道是甚麼的話,自己搜尋一下)。

如果平日在森林散步/練跑時遇到一個定向燈籠,又沒有賽員,那可能是學校活動。
如果平日在森林散步/練跑時遇到一個定向燈籠,又沒有賽員,那可能是學校活動。

即是說,定向在大部份瑞典人來說,可能只是「童年回憶」或者「在心中」。但活躍的那群呢?

瑞典全國體育聯會 (Riksidrottsförbundet) 每年會公開各體育聯會的會員、參賽人數和資助金額等。按已出版的數據,2017年瑞典全國共570個定向屬會,活躍於定向的人數 (定義為一年內最少參加過一次屬會活動的人士) 為 83 808,地方資助活動參加人數共 398 916 人次 (留意是人次,即數字內包含一人多次。不清楚有否包括 O-Ringen)。瑞典全國人口約一千萬人,香港人口約七百萬人,如果把前述數字打七折,其實 (對於香港定向人來說) 真是可遇不可求。

只不過, 其實定向運動在瑞典有沒有增長? 看近年數據:

定向人佔全瑞典人口的百份比
定向人佔全瑞典人口的百份比

 

自2008年起定向人數增長,與所有運動會員和全國人口比較
與2008年比較的定向人數分別,與所有運動會員總和和及全國人口比較

(數據註: 1) 2013年起﹐「定向人」改以上述「活躍人士」定義計算,之前則直接計算屬會會員總數。所有運動總會員人數亦同,2013年起以「活躍人士」定義計算。 2) 參賽人數只計算地方資助活動。)

可見活躍於定向的人數只佔全國人口 0.5%-1% 左右,而且現在的比率比十年前 (君不見現在大家熱烈討論 10-year challenge?) 下降了。但又奇怪,為甚麼所有運動總共的會員人數,在2008-2013年間大幅下降? (少了人做運動? 改去 gym 做運動? 自己做運動唔跟 club 做?) 這需要再研究一下。

活躍定向人數及人口比率現已回升,但仍有待回復至2008年前水平。而似乎參賽人次的起跌,是會先於活躍定向人數的起跌而行的。是參加者吸引更多定向人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