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典大選 General Election in Sweden

雖說瑞典大選是在星期日,但是不少人都已經預先投票 (förtidsrösta):自八月尾至大選正日前,選民都可以在全國任何一個票站投票;正日投票則必須在自己選區投票。

瑞典貴為世界社會民主主義及全民福利社會先鋒之一,適逢民族主義右派壯大並試圖改變國策,是次大選可能是瑞典未來發展路向的關鍵,頗受外國注目。

臨近大選,瑞典各市街頭均出現政黨搭建帳篷拉票,街頭和廣告板差不多全是政黨廣告。還沒到大選,提早投票處就已大排長龍。

議題

上次大選是2014年,四年間難民湧入的問題,連帶相關的治安、語言、移民、融合政策等,引來極多討論。近年,在朝的紅綠內閣 (社民+綠黨+左翼黨—2018-09-10 更正) 試圖引入措施紓緩問題 (例如恢復從丹麥陸路入境時檢查護照、加快遣返申請被駁回的難民等),卻是不治標也不治本,兩面不討好,甚至出現企圖阻止航班起飛的公民抗命行為。的確,近年多了「不是瑞典人面孔」的人在瑞典定居 (包括我在內—當然我不是難民),是會令較保守的選民不安;所幸,瑞典人對新移民多數都是友善的,如果對方也說瑞典話,那就加分了。(事實上,難民和不是來自歐美的移民,正是較願意和能夠學通瑞典話的一群。說開又說,我最近在宜家家居遇過廣東話和瑞典話混雜的一家人,聽起上來頗為有趣。) 不過語言只是文化的一部份,還有宗教、習俗差別等問題,都令右派有機可乘,大造「瑞典傳統文化受到威脅」的文章。

到了今年 (2018) 夏天,熱浪和山火卻令另一個議題遮蓋移民議題:環保。瑞典夏天天熱乾燥,氣溫常超越攝氏三十度 (吓!? 即是有香港咁熱!?),今年造成大量樹林著火 (部份懷疑是縱火),各郡市皆禁止露天燒烤。樹林和燒烤是瑞典文化其中兩個重要標誌 (去定向比賽吃烤肉漢堡包是常識!),兩樣都沒了,對瑞典人頗是一大震撼;大家對全球暖化有了危機意識,或許這對紅綠黨爭取選票並化解右派危機有幫助?

醫療系統問題也是主要議題之一,輪候時間長、缺人、新設施出現問題,都令醫療成為選民評核政黨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主要政黨

左翼政黨: 社民黨 (S)、綠黨 (MP)、左翼黨 (V,前稱共產黨)。S和MP是現屆政府。還有近年興起的新政黨「女權主義倡議」(Fi/F!)。

中右政黨: 溫和黨 (M,前稱右翼黨)、中間黨 (C,前稱農民聯盟)、自由黨 (L,前稱人民黨)、基督教民主黨 (KD),四黨合稱「聯盟」 (Alliansen)。

還有那個民族主義/民粹主義右派政黨「瑞典民主黨」(SD)。曾被所有其他主要政黨杯葛,但有指溫和黨近年開始靠近這黨。

投票

在香港,投票是先檢查身份證,再領取選票,選擇候選人後自行把選票投進箱內。在瑞典,程序卻差不多相反,是先領取投票信封,然後選擇候選政黨的選票放進信封 (每個政黨都有一套選票,想投那個就拿那個的票,或者可以取有人名的票逐個打叉選擇,或者拿空白選票自己寫),後才是把信封交到櫃檯糊口,核對身份證,職員會把投票信封連同投票通知書放進一個更大的信封內,再在你見證下把大信封投進收集箱內,方可離開。

(話說忘了帶投票通知書,是可以即場由職員列印一張的,總之大信封內必定要有你的投票通知書)

大選包括三級:國會、郡議會和市議會。(歐盟議會則在明年五月選舉,乃是英國脫歐後第一次選舉。) 瑞典公民可投所有級別選舉;歐盟各國公民在瑞典居住者,可投郡議會和市議會 (及歐盟議會);冰島、挪威公民於瑞典居住,及其他公民 (或無國籍者) 在瑞典居住滿三年者,也可投郡議會和市議會。海外瑞典公民只能投國會 (及歐盟議會)。

國會、郡議會和市議會選票分別是黃色、藍色和白色,不易混淆。小信封上有洞,可看到選票顏色,以供核對。

組閣

瑞典行議會制,即政府由國會選出。國會先選主席 (talman,票高者得)。主席與各黨商討後,向國會提出首相人選一名 (同時須提出組成內閣的政黨)。國會投信任/不信任票;信任票過半者拜相。否則須重新商討和投票。這就有趣了:即使SD真的成為國會最大黨,只要其他政黨都表示不信任,他也不能組閣,所以其實對於極右在瑞典崛起也沒需要太擔心的。

國會官網表示歷來所有組閣程序均只需一輪商討和投票,並無首相人選被國會否決。瑞典政制和政治文化較重視協商和討論,加上瑞典社會文化較為避免衝突,政治狀況一向穩定。即使近年內閣多為少數內閣 (minority government),因各大政黨協議不會否決每年財政預算,政黨在各議題上也不全是黑白分明針鋒相對,所以問題不大。